一种童话分类的方法

有一天,已经完全不记得为什么了,我点开了 Wikipedia 上 Cinderella 这页(预告:写文章的全过程一直不甘心,终于“考据”出来自己当时究竟为什么去看这个页面了,我留着下一篇文章再解释)。每次在 Wikipedia 查资料,总会被一些不相关的点分散注意力,这一次也不例外,上上下下看了一遍,被这样一句毫不相关的话吸引:

The Aarne–Thompson system classifies Cinderella as “the persecuted heroine”.

啊什么,这个叫做 Aarne-Thompson 的分类法把《灰姑娘》归为“受虐待的女主角”一类?看到这句我一下就控制不住地自己乱延伸,那《睡美人》是不是会被归到“从小受诅咒的女主角”一类?《白雪公主》会不会和灰姑娘同被归到“老爸娶了个后妈”这一大类然后分别属于“遭追杀的女主角”和“受虐待的女主角”子类?乱想到这些就已经笑得不行了,我怎么可能放过这个 Aarne-Thompson 呢,花了半个晚上看了个究竟(时间这么久是因为其间顺便重温了很多童话)。

Read more…

我们平均每天会互相出几道题

前阵子收到一个小朋友的邮件,问我和 Matrix67 平均每天会互相出几道题,因为他和他女朋友关于这个问题打了个赌。冷不丁的一个问题,外加这么可爱的背景,我当然要好好回答一下,于是我如实地回复了他:

答案可能会让你们失望。事实上我们过着非常普通的生活,互相出题这种事只有写博客那几天或喝醉之后才偶尔发生,平均下来几乎为零。不知道你们两个是不是有谁猜对了呢?

我在博客里写了那么多无关痛痒的问题,却很少写自己的生活。思考怎么回复这封邮件的时候,我突然想,我应该找个日子写点东西记录我和顾森的故事。于是我开始断断续续写些零散的文字,照例拖了很久,就假设今天是我精挑细选决定发布这篇文章的日子吧。

Read more…

给 geek 做礼物:Möbius fortune cookie

Fortune Cookie 和莫比乌斯环

去年自己做过一次 fortune cookie,也就是幸运饼干或者签语饼,当时在 twitter 上发了张成品照片,被要求发个教程,一直拖着。前段时间琢磨怎么改造身边的东西作为礼物送给 geek,突然想到了这个东西。

Fortune cookie 向来都是最经典的 packman 造型,两瓣掰开,中间夹一个纸条。其实它的造型也可以换一换,比如做成上图那样,扭一下再连接两端,就成了莫比乌斯环。这种东西送给 geek,既透着 geek 气息,又是亲手制作,对方一定会喜欢的。

我也是新手,只做过两次 fortune cookie,一次传统造型,一次莫比乌斯环造型。下面是我做饼干时采用的食谱,附上一些自己制作时的经验教训,希望可以帮助到发愁给 geek 送什么的姐妹们。

Read more…

Alice 和 Bob 的故事

没错,这篇内容写的就是上一篇开头提到的那个“极其无聊的问题”。本来不打算写的,既然研究过,还是整理出来纪念一下。

不论是看艰深的论文,还是看 geek 漫画,总能看到 Alice 和 Bob 这两个名字出现。已经记不起来第一次见到这对名字是在哪里了,总之从一开始就默默接受了这个惯例,直到前段时间才突然好奇起来,这两个人到底有什么来头才能在这么多地方做男女主角,这个惯例是从什么年代才开始兴起的呢?

Read more…